极速赛车200期走势图|极速赛车

新型政黨制度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的突出優勢

民建北京市委理論委員會課題組    2019年05月06日

字體大小: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是在中國“土生土長”的新型政黨制度,在這一新型政黨制度的引領下,當代中國的政黨關系實現了“從斗爭到合作”的歷史性進步,中國的政治文明實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質變。這是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和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的偉大政治創造。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歷史特點、理論內涵、制度實踐和時代價值充分體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制度的突出優勢,代表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突出特點,也為人類社會的政治發展提供了十分寶貴的中國方案。

  一、從歷史形成看,中國新型政黨制度是在中國土壤中產生、發展、壯大起來的現代政黨制度,不僅符合當代中國實際,而且符合中華民族一貫倡導的天下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異等優秀傳統文化,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的重要特征和突出優勢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作為我國一項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和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的偉大政治創造,是從中國土壤中生長出來的新型政黨制度。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經過70年的豐富和發展,凸顯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鮮明特色和顯著優勢。

  70年前的“五一口號”,奠定了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思想基礎。抗戰勝利后,中國人民面臨“兩種命運、兩種前途”的關鍵抉擇。蔣介石反動政權為了維護其獨裁統治,撕毀“雙十協定”,向解放區發動全面進攻,并對和平民主運動進行血腥鎮壓,使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逐漸從“第三條道路”的幻夢中清醒過來,紛紛愿同中共加強合作。為了建立一個獨立、民主、和平、統一的新中國,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發布的“五一口號”,向全國人民和各民主黨派、人民團體發出了“迅速召開政治協商會議,討論并實現召集人民代表大會,成立民主聯合政府”的偉大號召,全國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積極響應,并先后發表通電、宣言、聲明或通過決議,表示愿意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為建立一個新中國而共同奮斗。“五一口號”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奠定了重要基礎。

  新政協的召開,標志著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正式確立。1949年9月21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在北京舉行。來自中國共產黨、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等45個單位的662名代表濟濟一堂、共商國是。毛澤東滿懷豪情地說:“現在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是在完全新的基礎之上召開的,它具有代表全國人民的性質,它獲得全國人民的信任和擁護。”新政協通過了《共同綱領》等重要文件和議案,選舉產生了中央人民政府,標志著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的正式誕生。

  “八字方針”的提出,表明了中國新型政黨制度進入了重要的發展時期。新中國成立后不久,毛澤東以極高的政治智慧和政治遠見,做工作保留了八個民主黨派。他還在《論十大關系》一文中指出,不論是過去還是將來,中共和各民主黨派的關系都是長期共存、互相監督。中共八大正式將“長期共存、互相監督”確立為多黨合作的基本方針,明確指出,共產黨存在多久,民主黨派就存在多久,從而突破了蘇聯“一黨制”的政黨模式,使中國新型政黨制度在社會主義條件下得以進一步發展。

  改革開放,使中國新型政黨制度逐步實現了規范化、程序化。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鄧小平對各民主黨派的性質作出了明確的定位,即各民主黨派“都已經成為各自所聯系的一部分社會主義勞動者和一部分擁護社會主義的愛國者的政治聯盟”。這個定位規定為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1982年9月,中共十二大將“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確立為新時期多黨合作的基本方針。1989年,中共中央制定頒布了《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的意見》,1993年,在民建中央的建議下,八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把“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將長期存在和發展”的重要思想寫入憲法,使中國特色新型政黨制度有了憲法和法律依據。中共十六大以后,中共中央先后制定了《關于進一步加強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建設的意見》和《關于加強人民政協工作的意見》等重要法規,使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規范化、程序化水平進一步提高。

  十八大以來,新時代中國新型政黨制度日臻成熟。從2013年首次提出和定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參政黨”,到2015年“民主黨派在提高政黨協商水平中擔負著重要責任,但中國共產黨擔負著首要責任,因為我們是執政黨,應該更加自覺地做到虛懷若谷、集思廣益”。到2016年“要用好政黨協商這個民主形式和制度渠道,有事多商量、有事好商量、有事會商量,通過協商凝聚共識、凝聚智慧、凝聚力量。”到2017年“協商民主是實現黨的領導的重要方式,是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獨特形式和獨特優勢”,直至2018年的堅持和發展中國新型政黨制度(新氣象、新提高、新作為、新面貌)的“四新”要求和中國新型政黨制度“三個新優勢”的提出,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深入發展和全面提升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型政黨制度,創造性地闡發了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強大生命力和創造力。在習近平“四新”要求和“三個新優勢”等重要思想的指引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參政黨建設,不僅全面提升了履職盡責的重大職能,而且實現了使命神圣的政治交接。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共同思想政治基礎得到進一步鞏固,民主黨派與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患難與共的政治共識得到進一步堅定;“兩個堅定不移”得以明確堅持,“中共中央將堅定不移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堅定不移貫徹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方針,加強同民主黨派合作共事,支持民主黨派更好履行參政議政、民主監督職能”;“兩個建設”互相促進,中國共產黨執政能力建設與民主黨派參政能力建設辯證統一、相互促進,中國共產黨先進性建設與民主黨派進步性建設同步推進;民主黨派自身建設更加自覺,政治信念、優良品質和優良作風更加堅定。

  二、從理論內涵看,中國新型政黨制度是馬克思主義政黨理論同中國實際相結合的產物,能夠真實、廣泛、持久代表和實現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全國各族各界根本利益,有效避免了舊式政黨制度代表少數人、少數利益集團的弊端,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特征

  馬克思主義政黨是無產階級政黨,是通過代表無產階級這個最偉大階級利益來代表全人類利益的政黨。因為,“無產階級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后解放無產階級自己”,“共產黨除了工人階級和最廣大人民的利益,沒有自己特殊的利益。”但是,現代資本主義國家的政黨制度卻不是這種情況。當代世界各國政黨制度一般都是一黨制、兩黨制和多黨制。政黨制度的內容實質也是兩大類: 一類是一元化的一黨獨攬政權的結構模式,一類是多元化的競爭結構模式。可見,中國新型政黨制度不同于世界各國政黨模式,既不是一黨獨攬,也不是多元競爭,而是把一黨模式與多黨模式有機統一起來,形成了由共產黨領導、多黨派合作,共產黨執政、多黨派參政的新格局。這種新格局符合中國國情和中國的黨際關系,代表了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集中體現出了三大優勢:

  (一)突出體現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優勢。習近平總書記2016年7月1日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是中國共產黨領導。堅持和完善黨的領導,是黨和國家的根本所在、命脈所在,是全國各族人民的利益所在、幸福所在。與此相應,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政治優勢也體現出了三個方面。第一是體現出堅強的領導核心特點。在中國特色政黨制度組織結構中,有共產黨領導、多黨合作、政治協商三種要素,其中共產黨領導是核心,多黨合作是手段,政治協商是目的。三者互相聯系,形成一個完整的統一體。在這個統一體中,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才能保證中國新型政黨制度健康發展;失去黨的領導,就會迷失政治方向,多黨合作與政治協商也就無從談起。第二是體現出廣泛的代表性。西方資產階級政黨最鮮明的特點是一個政黨只代表一個特定的階層、群體或利益集團的利益,其多黨競爭和輪流執政的實質是這些特定的階層、群體、利益集團的政治代表之間的博弈和爭斗;而中國共產黨則是代表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中國共產黨是工人階級的先鋒隊,也是中華民族的先鋒隊。在鞏固黨的階級基礎、擴大黨的群眾基礎的同時,黨的理論和政策又把私營企業主和個體工商戶界定為“社會主義的勞動者”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者”,并積極吸納他們中的優秀分子加入黨的組織,這都體現了中國共產黨廣泛代表性的政治優勢。第三是體現出協商的一致性。協商一致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政黨制度形成的一種優良傳統,也是共產黨領導的一種優勢所在。一方面,共產黨作為執政黨,始終代表全國各族人民的共同利益,而各民主黨派也代表各自所聯系的階層和群體的利益,并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全國人民的共同利益。這就使協商一致有了可靠的社會基礎。另一方面,黨和國家的大政方針等都要通過協商民主討論,黨和政府都要認真聽取各民主黨派的意見和建議。

  (二)突出體現了社會主義參政黨多黨合作的優勢。當今世界的政黨政治主要有一黨制、多黨制、一黨執政多黨參政三種模式。這三種執政模式各有特色。一黨制的優勢是穩定、高效; 多黨制的優勢是民主廣泛、有自由選擇權、監督機制完備。但這兩種模式也都表現出自身難以克服的制度缺陷和弊端,因此,中國的一黨執政多黨參政模式的優勢就凸顯了出來。首先是多黨合作制有利于國家社會的穩定有序。多黨合作吸收了一黨制和多黨制的長處,避免了它們的缺陷,形成了形式上和內容上民主的一致性,建立了多黨互相監督制約的機制和高效統一的政治協商機制,代表了各方面的意愿和意志,有效防止了多黨制那種混亂紛爭的局面,為國家社會的穩定有序發展創造了和諧環境。其次是多黨合作有利于兼顧各黨派的利益。在多黨合作共同體中,中國共產黨一直站在革命斗爭和建設實踐的前列,與民主黨派肝膽相照、榮辱與共,十分重視“同盟者”的利益,并在此基礎上形成了多黨合作的政治基礎,實現了多黨合作的政治優勢。第三是多黨合作制有利于團結合作、共同奮斗。從馬克思主義辯證觀點看,當代西方國家的“在野黨”、“ 反對黨”與執政黨之間的關系是對立的,他們之間不可能團結和諧,更不可能共同奮斗。而中國特色政黨制度中的多黨合作制,則體現出執政黨與參政黨既相互監督又相互支持,既風雨同舟又團結奮斗的獨特優勢,雙方有著共同的目標、共同的任務,因而才有團結合作、共同奮斗。

  (三)突出體現了多黨合作制度的功能優勢。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主要有五種功能性的政治優勢,即政治參與、利益表達、社會整合、民主監督、維護穩定等五個方面的功能,這些功能實質也是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政治優勢。第一是政治參與的功能優勢。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特殊性決定了各民主黨派政治參與的必然性,是中國多黨合作制的一大政治優勢,為民主黨派政治協商、參政議政、民主監督提供了平臺,開辟了制度化、程序化和民主化的渠道。第二是利益表達的功能優勢。通過多黨合作制度這個組織形式,作為參政黨的各民主黨派可以充分表達他們的根本利益和愿望訴求,中國共產黨通過這種表達功能,可以有效地認識和代表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并得到人民的認同和擁護。第三是多種社會整合的功能優勢。即意識形態的整合,以利于統一認識、形成共識;政治資源的整合,以利于調動一切積極性和創造精神;利益關系的整合,以利于化解矛盾,為改革開放創造和諧的社會環境。第四是民主監督的功能優勢。民主監督是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和政治文明的重要內容。在新型政黨制度中,執政黨與參政黨的互相監督,有利于強化政黨體制內的監督功能,避免和消除由于失去監督而導致的異化現象;有利于各民主黨派反映和代表各自所聯系群眾的愿望和要求,便于有效地反映意見和建議;有利于提高執政的共產黨虛心聽取各方面意見、接受監督的素質和能力,自覺地克服官僚主義和形式主義,提高執政決策的民主化、科學化水平;有利于消除共產黨的消極腐敗現象,加強和改進黨的建設,進一步推進多黨合作制的發展和創新。第五是政治穩定的功能優勢。一個國家出現社會動亂、政局不穩往往與這個國家的政黨制度有密切關系。由于中國共產黨與各民主黨派有共同的目標和愿望,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因此,中國實現了長期的政治安定和社會團結,避免了政黨之間和社會內部資源的損耗。

  三、從制度實踐看,中國新型政黨制度把各個政黨和無黨派人士緊密團結起來、為著共同目標而奮斗,有效避免了一黨缺乏監督或者多黨輪流坐莊、惡性競爭的弊端,因而在政治實踐中,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的發展開辟了嶄新的道路

  政黨制度本應是政治文明的重要特征,但在一黨制的政治制度里,民主政治基本是在單一政黨的框架內進行的,因此,既缺乏監督,又缺少活力。而多黨制的“民主政治”,也越來越成為一部龐大的政治機器,為民主而民主,治理效能低下、決策效率羸弱。更糟糕的是,多黨制往往為了“黨派利益”競選執政,常常陷入相互否決、惡性競爭的政治生態,完全無視人民的真實利益。與之相反,中國新型政黨制度因為具有本質上的“同心”思想與合作“共識”,因而真正實現了集思廣益、治理高效的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

  (一)在思想認識上,新型政黨制度堅持用“同心”理念增進共識、推進行動。首先,堅持以“同心”思想為發展新型政黨制度作好理論準備。中共十八大第一次把“同心”思想寫入政治報告,強調共產黨和各民主黨派要在思想上同心同德、目標上同心同向、行動上同心同行。“同心”思想精辟概括了中國新型政黨制度建設的根基,體現了多黨合作的目的和價值。其次,發揮“同心”思想的政治優勢。在多黨合作的實踐中,發揮“同心”思想的重要引領作用,有利于增強新型政黨制度建設與黨和國家的工作的關聯度,有利于實現改革發展的高標準謀劃和頂層設計。第三,積極用“同心”思想進行教育引導,重點在建言獻策、助推發展、服務民生、共促和諧四個方面下功夫。

  (二)在政黨關系上,新型政黨制度堅持共產黨領導與多黨合作,發揮好“兩個”積極性。新型政黨制度下的政黨關系,既不同于兩黨制和多黨制的權力爭奪型政黨關系,也不同于一黨制的權力壟斷型政黨關系,而是一種民主協商、肝膽相照的新型合作的政黨關系。增強中國共產黨與各民主黨派的團結合作,要在堅定不移地堅持黨的領導的前提下進行兩方面的工作:一方面,執政黨的共產黨要在憲法和法律允許的范圍內進行活動,接受憲法和法律的監督;同時要接受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和社會各界的民主監督,實現民主執政、依法執政、科學執政,始終為人民執好政、掌好權。另一方面,作為參政黨的民主黨派是共產黨的親密友黨,要積極參與國家大政方針和國家領導人選的協商,參與國家事務的管理,參與國家方針政策、法律法規的制定和執行。最終同時發揮好執政黨和參政黨兩個方面的積極性,充分體現出執政黨的“雅量”和參政黨的“膽量”來。

  (三)在權力運行方式上,新型政黨制度堅持一黨執政、多黨派參政,把中國共產黨的先進性和民主黨派的進步性統一起來。新型政黨制度是一個有機的統一體,中國共產黨和各民主黨派通力合作,需要共同發揮政黨制度的政治優勢:一方面,要保持和發揮中國共產黨的先進性,不斷提高科學執政的水平和黨的建設科學化能力;另一方面,要保持和發揚各民主黨派的進步性,不斷提高其參政議政的能力和水平。執政黨與參政黨同心合作,形成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巨大優勢和強大動力,共同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向前發展。

  (四)在民主實現形式上,新型政黨制度堅持政治協商、廣泛參與,增強新型政黨制度的廣泛性和包容性。現代政黨制度的民主實現形式有著各自的特點和優勢。西方國家的民主實現形式主要通過普選制實現政黨的輪流執政,以維護資產階級及其政黨的利益。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則以合作、參與、協商為基本精神,以團結、民主、和諧為本質屬性,從而真正創造性地實現了社會主義民主形式。

  (五)在協調利益關系上,新型政黨制度堅持維護國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照顧同盟者的具體利益。中國共產黨始終代表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始終堅持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有效發揮了利益表達和利益訴求的制度優勢。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也有效發揮了各自所聯系群眾的具體利益和要求,這是參政黨利益表達和利益訴求的具體表現。無論是執政黨還是參政黨,由于有著共同的理想目標,因而都把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作為最大的政治共識。與此同時,在與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的合作時,中國共產黨站在執政大局的高度,充分照顧同盟者的具體利益,并通過相關的路線、方針政策、法律法規和相應的措施,保障他們所聯系群眾的權益,最大限度地滿足了社會各方面的利益訴求。

  四、從時代發展看,中國新型政黨制度通過制度化、程序化、規范化的安排,集中各種意見和建議、推動決策科學化民主化,有效避免了舊式政黨制度囿于黨派利益、階級利益、區域和集團利益決策施政導致社會撕裂的弊端,實現了國家整體利益的最大化,為人類政治文明發展提供了中國方案

  當今世界政治經濟風云變幻,許多發展中國家在現代化道路上十分坎坷曲折,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它們難以創造一個穩定的國內政治環境。特別是那些照搬了西方政黨制度的發展中國家,政黨政治與階級、階層、教派、族群之間的利益沖突膠合在一起,造成了政權不穩、政局動蕩、政治頹廢,始終沒有一個強有力的政黨可以統合各個階級、階層、教派、族群,形成推動國家現代化的強大合力。一些國家盲目“移植”或“被輸入”西方政黨制度模式,從“顏色革命”的一些獨聯體國家,到“阿拉伯之春”的一些西亞北非國家,都陷入無休止的政權更迭和社會動蕩。甚至是一些自詡政黨制度樣板的西方國家,也暴露出黨爭惡斗、效率低下,運作失靈、政府關門的弊端和局限性。從這個意義上講,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與政治協商制度,作為當今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新型政黨制度,也是最穩定、最高效的政治制度模式,可以為那些困惑于“多黨制”和“一黨制”的發展中國家的發展提供可資借鑒的中國方案

  (一)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多黨制充滿競爭惡斗、撕裂社會與國家。現代政黨制度起源于歐洲,經過300多年的發展,逐漸形成了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廣泛實行的兩黨制或多黨制。無論是兩黨制還是多黨制,其本質上都是代表某一部分階級、階層的利益。這些政黨雖然在競選時為了贏得選票都會打著代表全民利益的旗號,但實際執政后所推行的內外政策無一不是為了維護其特定的階級階層利益的。西方資本主義的一人一票民主原則,常常因為復雜的政治、經濟、文化和歷史等因素的影響,根本不能選出民意,贏得民心。西方多黨制在權力運行過程中的激烈博弈和惡性競爭,常常造成決策不暢、效率低下,甚至政府“停工”。

  (二)前蘇東社會主義國家的一黨制缺乏有效的制約和監督。由于歷史的原因,前蘇東社會主義國家普遍實行一黨制,即共產黨一黨單獨執政。在共產黨一黨單獨執政情況下,不僅不允許別的政黨參與執政,甚至不允許別的政黨存在。因為缺乏黨派之間的相互制約監督,這些國家的執政黨很容易形成過度集權、獨斷專行,甚至出現脫離群眾和官僚主義問題。蘇東社會主義國家發展后期出現的黨的領導人嚴重個人崇拜和個人專斷現象、黨員干部中普遍出現的嚴重官僚主義和脫離群眾現象都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三)中國新型政黨制度是一種既相互監督又相互合作的新型高效的政黨制度。首先從政黨的性質和宗旨來說,代表最廣大人民利益和組織上高度集中統一,體現了中國共產黨強大的凝聚力和戰斗力。相對于西方資產階級政黨而言,中國共產黨從成立之日起就把自己定性為代表最廣大人民利益的無產階級政黨,明確自己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而代表中國各個不同階級、階層利益的民主黨派在實現中華民偉大復興的旗幟下,始終與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攜手共進,形成了中國政黨史上的一個光輝范例——中國共產黨與各民主黨派“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這是西方各國政黨制度無法想象的優勢。其次從執政黨與參政黨關系來說,既相互制約監督又相互協商合作的中國新型政黨制度,更有利于政黨關系的良性發展。70年的實踐已經證明,中國共產黨從中國革命和建設實踐中探索出來的執政黨與參政黨既相互制約監督又相互協調合作的新型政黨制度,既避免了多黨制中各黨派為了爭奪執政權而相互惡斗的弊端,又避免了一黨制中因缺乏黨際監督而容易產生的權力濫用與腐敗的頑疾。第三從政黨對社會發展影響力來說,堅持一黨長期執政與多黨合作,有力保證了中國社會高速、穩定、和諧地發展。中國共產黨近70年的執政經歷證明,正是中國共產黨的連續執政以及與參政黨的真誠協商合作,為中國經濟社會持續高速發展提供了穩定、和諧的政治發展條件,避免了多黨制的政權頻繁更迭、政策變動不定的短期行為。

  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成功實踐,不僅得到本國人民的肯定和支持,也得到海外的認同與贊譽。2018年“兩會”期間,中歐數字協會主席路易吉·甘巴爾代拉就說:“在我看來,中國之所以成功,其中一個根本原因就是中國的制度優勢。中國政治制度的突出優勢在于,中國共產黨能夠團結其他政黨,在共同協商的基礎上制定出務實而長遠的發展規劃,并且一道為實現遠大目標而奮斗。這在世界上其他國家是很少見的。” 因此可以說,這種既有集中統一,又有民主協商的中國新型政黨制度是對人類政治文明的豐富和發展,也為各國政黨探索趨利避害良性發展的現代政黨政治提供了中國方案。

  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華民族也日益走向世界舞臺的中央,中國新型政黨制度也必將顯現出更加巨大的政治優勢和成功魅力。以民建為代表的中國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一定要傳承優良傳統、深化政治交接,堅定不移鞏固和發展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增強“四個自信”,增強政治定力,積極建言獻策,廣泛凝心聚力,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執筆人:陳冬東;本文獲2018年民建中央重點理論研究課題優秀成果二等獎)

責任編輯:熊茜

极速赛车200期走势图 MG游戏送彩金平台 亿彩登陆 7m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北京pk赛车计划最准 今晚六开彩开奖开奖结果 时时彩后二稳赚技巧 山东时时手机下载 官方彩票 百加乐公式投注法 体彩排列三万能六码 中科匯聯承辦,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